夫債妻還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新金瓶梅1_新金瓶梅2_新金瓶梅2爱的奴隶

   周憙是北宋年間臨安府一個小有名氣的儒生。18歲那年在父母的安排下娶瞭如花似玉的李玉瑩為妻。可是當他30歲時,李氏都沒給他生個一兒半女。

   為瞭早日抱孫子,兩位老人經常勸說這個惟一的兒子少出去和朋友們討論學問,多在傢陪陪老婆,尤其是少去那個他大十幾歲的李義仁傢。因為他一去李傢就呆上幾天才回來,老婆是夜夜獨守空房。

   雖然周憙每次都是滿口答應,可實際上還總是隔三差五的就去李傢住上幾天。李義仁也對周憙的到來總是很高興。每次他去李傢,李義仁都會派下人白天陪他打獵,晚上再好酒好菜地和他討論學問。然而一段時間過去,當李義仁發現他的學問還是比自己高上許多時,哮喘突發的他一口氣沒喘上來便歸瞭西。

    李義仁的弟弟李蕭瞭解哥哥的死因後,說周憙是殺人兇手,堅決不讓他前來吊唁。

    從那以後,周憙是整日的愁眉苦臉,幾個月過去瞭都還無心研究學問,整天在書房裡唉聲嘆氣。這天夜裡,他又坐在書房裡嘆氣,突然聽見傢人大喊“著火瞭”。

   火被撲滅後,周傢所有的房屋都被燒成瞭一片瓦礫。捕頭劉豐帶人勘察瞭現場,發現除瞭一個叫周福的仆人被燒死屋中外,並沒有其他傷亡。他們還在周傢院內找到瞭幾根還沒有點燃的“引光奴”(染上硫磺的小木條),一塊寫有‘蕭’字的半月型玉佩和一隻印有“李蕭”二字的靴子。

    一切證據都指向瞭李蕭。縣令命他帶人去李傢搜查,他們在李傢搜出瞭和在周傢發現的一模一樣的“引光奴”,還有另一隻沾有泥土的靴子。

   李蕭很快就被押到瞭縣衙。然而在證據面前他就是不承認火燒瞭周傢。縣令指著堂上那隻在周傢後花園發現的,沾滿瞭泥土的靴子,問他這如何解釋。

   他說他所有的靴子都是一模一樣的,一定是誰偷走瞭自己的靴子嫁禍於他。 

縣令又問:“你傢裡那雙靴子的另一隻現在何處?你傢墻頭怎麼和周傢昨天才剛剛澆過水的後花園有著一樣的泥腳印?”

   李蕭瞪大瞭眼睛,怔瞭好一會兒才回答說昨天晚上自己獨自喝醉瞭酒後,早早地就回到房間睡覺瞭,早上還沒等醒就被劉豐等人喊瞭起來。至於另一隻靴子哪裡去瞭,還有那墻上的腳印,他是完全不知道。

   縣令見李蕭還很能狡辯,便又從桌案上拿起瞭那個在周傢撿到的玉佩,大聲問他可否認得。李蕭說認得,那就是他前些日子去周傢時無意中丟掉瞭,那時他找瞭很長時間都沒找到,沒想到竟然被劉豐等人拾到。

   縣令見李蕭還是不招,便大喊一聲“嘴還挺硬,來呀,大刑侍候!”

  “我招,我招。”李蕭見刑具抬到瞭堂前便害怕瞭,還沒等用刑就招供畫瞭押。縣令便依據《宋刑統》,以放火故意殺人罪判其死刑,秋後問斬。

   房子被燒瞭,周憙一傢人不得不接受好友葉善的邀請,先住進瞭葉傢。同時周憙命人日以繼夜地修蓋房子。幾個月後,新房便蓋好瞭。在搬回傢的前一天晚上,葉善邀請周憙到後花園飲酒賞月。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葉善湊到周憙身邊低聲說:“周兄,這些日子以來小弟一直有一件事搞不明白,不知兄臺能否告之?”

   周憙見他神秘兮兮地,猶豫瞭一下,問道:“不知葉兄何事不明?”

  “這幾個月中,我送兄臺很多美女,兄臺卻總是原封不動地又給我送回來……”

   周憙一聽到這個問題,臉騰得一下就紅瞭,沉默瞭一會兒,說:“話到此處,我就實話實說瞭吧。其實我怕老婆,自從她嫁過來以後,傢裡所有的事都由她處理,我哪敢納妾!” 

    葉善嘴上沒說話,心裡卻暗自嘀咕,“可別編瞭,你們的事我還不清楚?要不是為瞭讓你早日把身懷有孕的李玉瑩休瞭,我才不送那些女人給人。”

   正想到這兒,他們突然都感到肚子疼,倆人以為是夜裡風大著瞭涼,便叫仆人端上兩杯熱茶,結果是越喝越疼。這時從房屋的陰影裡突然閃出來一個人影,陰笑著說:“很疼吧?” 

兩人借著月光看清瞭眼前的這個人後,驚得是目瞪口呆,原來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即將處斬的李蕭。

   “你怎麼出來瞭?”他們不約而同地問。

   “沒想到吧!”李蕭哈哈地笑著,“我不僅是出來瞭,還在你們的酒瞭下瞭毒。再過一刻鐘你們就會到黃泉路上作伴瞭。”

   李蕭話音剛落,葉善就要喊下人。還沒等他喊出聲來,一個身形婀娜的女人一邊從陰影裡走出來,一邊笑著沖著兩個人說:“別喊瞭,沒人能聽到你們喊瞭。” 

   “是你?”

    原來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周憙的老婆李玉瑩。自從她嫁給周憙那一天起,他就沒碰過她一根手指頭。

   這天,李玉瑩正在自傢園中散步,突然碰到瞭故意趁著周憙不在傢而來找她的葉善。李玉瑩見葉善一表人才,談吐風雅,便和他好瞭起來。可惜的是沒過多久她又遇到瞭更為年輕帥氣的李蕭。從那以後她開始慢慢疏遠葉善。被冷淡的葉善便讓人暗中調查,很快就知道瞭事情的原委。

    為瞭報復李蕭,葉善偷偷地把做好的 “火光奴”放進瞭李傢柴房。火燒周傢那天,他還命人把李蕭當晚去周傢穿的靴子偷走瞭一隻。不知道是上天幫忙,還是註定李蕭進監獄,那天晚上李蕭正與李玉瑩行著魚水之歡,大火就著瞭起來,慌忙逃跑時掉瞭貼身玉佩,並在自傢的墻頭上留下瞭泥腳印。

    李蕭被判入獄後,牢頭正好是他的遠房表叔。他不隻是幫李蕭給李玉瑩傳口信,還幫李玉瑩查出瞭葉善幕後陷害李蕭的真相。後來也是他幫助李蕭把那個剛被收押進監獄的盜墓高手關到他的牢房。沒幾天功夫,他們便沒費吹灰之力地一起逃瞭出來。

    看著疼痛難忍的兩個人,李蕭冷冷地笑瞭。他湊到周憙身邊,低聲說:“沒想到我會用你老婆來報復你如此冷漠地拋棄我吧。”

   第二天,被下瞭迷藥的周、葉兩傢大小醒來就發現瞭二人的屍體,便急忙報瞭官。而此時的李蕭早已帶著帶著李玉瑩和兩傢的珠寶,快馬加鞭地逃到瞭西夏。

   十幾年後,李蕭成瞭西夏富甲一方的商人。一天他坐著轎子去郊外遊玩,在回來的路上遇到瞭一個蓬頭垢面的瘋女人,懷裡抱著一個臟兮兮的佈娃娃,一邊走一邊說:“兒子別怕,媽媽在這……”

   好奇的李蕭掀開轎簾往外看瞭一會兒,便大喊著停轎。因為她就是當年來到西夏後被他賣到妓院的李玉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