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的絕活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新金瓶梅1_新金瓶梅2_新金瓶梅2爱的奴隶

  民國年間,蔣、馮、閻大戰,馮玉祥的西北軍打出瞭威風。西北軍中有個騎兵團長,打仗英勇,戰功卓著,是馮玉祥手下的一員得力愛將,可是長瞭個軟包頭。他的頭皮用手指一按能塌下二指深的坑。就為這顆軟包頭,他從小到當上團長,還從來沒能痛痛快快地剃過一次頭。為啥?刀一按一道溝,一使勁兒還不得割個口子?西北軍上下官兵都得剃光頭,這就讓他作瞭大難。沒辦法,他隻能剪刀不離身,頭發長瞭剪剪,深深淺淺,就像是癩痢頭一般,幸好有軍帽遮醜。 
  西北軍駐紮河南時,南陽一帶土匪猖獗,馮玉祥就讓軟包頭帶騎兵團到南陽去剿匪。不到一個月,土匪就被收拾得幹幹凈凈,百姓們紛紛殺豬宰羊,犒勞騎兵團。 
  軟包頭完成瞭軍務,心中十分高興。他早就聽說南陽有個賒旗店,號稱天下第一店,是遠近聞名的商業古城。鎮內有個山陜廟,是陜西、山西商人所建,還聽說這賒旗店的老酒很有名。既然到瞭這裡,怎麼能不觀觀山陜廟,嘗嘗賒店老酒呢? 
  一天,他換瞭禮帽大佈衫,化裝成一個商人,帶瞭一個護兵,到瞭賒旗店。 
  賒旗店果然繁華,鎮中心的山陜店也巍峨壯觀。軟包頭走進轅門,觀賞瞭懸鑒樓、石碑坊、大拜殿,拜瞭殿裡供的關老爺。然後出廟來到最繁華的瓷器街,隻見一街兩廂店鋪林立,生意頗為興隆。 
  他正想找個酒館,忽見路西一傢鋪子前圍瞭一群人,還聽到有人哎喲媽呀地大聲驚叫。軟包頭好湊熱鬧,就擠進去看,原來這是個一間剃頭鋪門面,門兩邊貼著一副對聯,上聯是上剃太上老君,下聯是下剃五殿閻羅,橫批是無頭不剃 
  軟包頭一看,心想:這小小的剃頭匠真是站著說大話不嫌腰疼。再往店裡一看,不由得嚇瞭一跳,隻見那剃頭匠正在為一個顧客剃頭,剃頭匠每剃一刀,就順勢把刀子往上扔有四五尺高,到刀子快要挨著頭皮的時候,他再順勢一接,捏著刀把兒刮一下。那雪亮的刀子上下翻飛,把那剃頭客嚇得緊閉雙眼,緊繃著嘴唇,身子挺得硬梆梆的,跟樹樁子一樣,不敢動一下。 
  軟包頭悄悄向身邊的人一打聽,才知道這剃頭匠祖祖輩輩就在這兒剃頭,練就瞭一手飛刀剃光頭的絕活兒,人稱神刀匠 
  軟包頭不動聲色,等那個剃頭客剛一剃完,他就擠上前去,往凳子上一坐,說:師傅,來吧。” 
  剃頭匠說,就換瞭盆熱水,把毛巾在熱水裡濕瞭濕,然後擰出來疊成方塊,在手指尖上打瞭個旋兒,才一手托毛巾,一手去扶團長的頭。可一挨頭皮,剃頭匠就愣在那兒瞭。 
  軟包頭翻眼看瞭看他:哎,咋不剃呀?我還等著有急事要辦呢。” 
  剃頭匠無奈地說:大爺,你這頭我剃不瞭。” 
  剃不瞭?那你門口的對子是咋寫的?” 
  剃頭匠咂咂嘴,撓撓頭,猛然變瞭臉:你要真想剃,得依我三條規矩。” 
  軟包頭料定剃頭匠剃不瞭自己的頭,就滿不在乎地說:“30條,300條都行,你隻管說。” 
  剃頭匠說:頭一條,不管我咋擺弄你,你都不能發脾氣;第二條,不管我咋說你,你也不能犟嘴,隻能順著;第三條,剃一個光頭,你得掏10個光頭的錢。” 
  軟包頭哈哈一笑:我都依你,再加一條,你要真剃好瞭,我給你100個頭的錢。”“說話算數。”“漢子口,將軍令,一口唾沫一根釘。” 
  剃頭匠立刻來瞭精神,隻見他把袖子一挽,按著軟包頭的頭一陣猛洗,然後把濕毛巾往地上一丟,用腳使勁踩,毛巾上沾上瞭一層泥土和頭發茬。剃頭匠抓起來就往軟包頭臉上擦,擦得軟包頭一臉泥巴和頭發茬,他還特意托著軟包頭的臉照鏡子,說:咋樣,你這臉怪好看吧?” 
  軟包頭心裡氣呀,真想扇他兩耳光,可是當眾應承瞭人傢三條規矩,這會兒也不能耍賴,隻得說:比唱戲演小生的都好看。” 
  剃頭匠冷笑著說:你要敢說不好看,我就往你嘴裡抹屎。” 
  軟包頭原本是一點就著的火爆脾氣,平時誰敢如此作踐他?想不到今天竟受到這個剃頭匠如此無理的當眾羞辱。可由於有言在先,他恨得頭上直暴青筋,鐵青著臉,暴瞪著眼,憋著氣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