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君私奔相如,文君夜奔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新金瓶梅1_新金瓶梅2_新金瓶梅2爱的奴隶

  卓文君(約公元前179年以後—前117年以後),西漢蜀郡臨邛(今四川邛崍)人,大富商卓王孫的女兒。容貌秀麗,喜歡音樂;十七歲而寡。辭賦傢司馬相如落魄歸蜀時,文君毅然沖決封建羅網,與之自由結合。《史記·司馬相如列傳》中載有她的事跡。
  司馬相如原是漢景帝的弟弟梁孝王劉武的門客。梁孝王死後,司馬相如回到老傢成都,可是傢境貧困,無以為生。他一向跟臨邛縣令王吉很有交情,便到臨邛縣去作客,受到王吉的禮遇。
  這天,王吉到卓王孫傢赴宴,賓客來瞭上百人。到瞭午時,司馬相如也應邀而至。在座的人均為他那瀟灑的神采所傾倒。而當酒酣耳熱之際,王吉捧琴至司馬相如跟前:"聞君擅長琴技,請彈一曲,如何?"司馬相如推辭瞭一番,便彈瞭兩支曲子。這就是著名的琴曲《鳳求凰》。眾賓客隻曉得彈得錚錚動聽,又誰能解曲中深意!曲辭是:
  鳳兮鳳兮歸故鄉,遊遨四海求其凰。
  有艷淑女在此房,何緣交接為鴛鴦?
  鳳兮鳳兮從我棲,得托孽尾永為妃。
  交情通體心和諧,中夜相從知者誰?
  知者誰?知者是卓王孫之女文君!文君新寡,又素愛音樂。因而司馬相如就借琴曲來傾述自己的愛慕之意。席間,文君聽到瞭司馬相如的琴聲,偷偷地從門縫中看他,不由得為他的氣派、風度和才情所吸引,產生瞭敬慕之情。宴畢,相如又通過文君的侍婢向她轉達心意。當夜,卓文君私自跑到司馬相如的旅舍,決心跟他患難與共,生死相依。
  司馬相如帶著卓文君,快馬加鞭,趕回成都。然而他的傢境窮困不堪,除瞭四面墻壁之外,簡直一無所有。卓王孫得知文君跟司馬相如私奔後,大為惱怒,說道:"文君太不成器,我不忍心殺死她,可是也別想得到我的一文錢!"
  卓文君在成都住瞭一些時候,對司馬相如說:"其實你隻要跟我到臨邛去,向我的同族兄弟們借些錢,我們就可以設法維持生活瞭。"司馬相如聽瞭她的話,便跟她一起到瞭臨邛。他們把車馬賣掉做本錢,開瞭一傢酒店。卓文君擋路買酒,掌管店務;司馬相如系著圍裙,夾雜在夥計們中間洗滌杯盤瓦器。
  卓王孫聞訊後,深以為恥,覺得沒臉見人,就整天杜門不出。他的弟兄和長輩都勸他說:"你隻有一子二女,又並不缺少錢財。如今文君已經委身於司馬相如,司馬相如一時不願到外面去求官,雖然傢境清寒,但畢竟是個人材;文君的終身總算有瞭依托。而且,他還是我們縣令的貴客,你怎麼可以叫他如此難堪呢?"卓王孫無可奈何,隻得分給文君奴仆百人,銅錢百萬,又把她出嫁時候的衣被財物一並送去。於是,卓文君和司馬相如雙雙回到成都,過著富足的生活。
  這就是有名的"文君夜奔"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