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故事推薦:雞毛信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新金瓶梅1_新金瓶梅2_新金瓶梅2爱的奴隶
海娃十四歲,是龍門村的兒童。一天傍晚,海娃腰裡插著羊鞭,拿著一桿紅纓槍,在山上的一棵小樹底下放哨。

  這時候,從陽坡的小路上爬上來一個人,他老遠就叫:“海娃!海娃!”海娃聽出是爸爸的聲音,連忙迎上去。爸爸從懷裡掏出一封信,對海娃說:“馬上到三王莊去,送給指揮部的張連長。”海娃接過信一看,信角上插著三根雞毛,知道是一封頂緊急的雞毛信。海娃揣好信,趕著羊群轉過山崖,忽然看見西山頂上的“消息樹”倒瞭。糟糕!山那邊準是發現鬼子瞭。海娃想,這條小路不能走瞭,就走大路吧。可是回頭一看,大山口外面來瞭一隊搶糧的鬼子。

  鬼子越來越近。海娃著急瞭,把雞毛信往哪裡藏呢?他看著胖乎乎的羊尾巴,心頭一動,就搶到前面抱著那隻帶頭的老綿羊,把它尾巴根的長毛擰成兩根細毛繩,把雞毛信折起來,綁在尾巴底下。海娃什麼也不怕瞭,他把羊鞭甩得響響的,朝著鬼子趕過去。“站住!”鬼子吆喝起來,嘩啦一聲舉起槍,對著海娃的小腦袋。一個穿黑軍裝的歪嘴黑狗跑過來,一把抓住海娃的脖子,把他拉到一個長著小胡子的鬼子面前。海娃一點也不怕,他故意歪著腦袋,張大嘴巴,傻愣愣地望著小胡子。小胡子說聲“搜”,那個歪嘴黑狗馬上動起手來,摸補丁,掏窟窿,把海娃周身都搜遍瞭,連兩隻破鞋也沒放過,結果什麼也沒搜著。小胡子隻想早點進山去搶糧,就沖著海娃喊:“滾開!滾開!”

  海娃回頭就跑,他攏住羊群,使勁甩著羊鞭,恨不得飛起來。沒想到那個歪嘴黑狗又追上來瞭,他用槍逼著海娃,要海娃把羊群趕回山裡去,還擠著眼睛、歪著嘴巴獰笑者說:“皇軍還沒吃飯呢!這麼些羊,夠我們吃幾頓啦!”海娃沒法,隻好跟著走。太陽落山瞭,鬼子的隊伍來到一座小山莊跟前,就在打谷場上宰瞭幾隻羊燒羊肉吃。海娃顧不上心疼他的羊瞭,他悄悄地把手伸到老綿羊的大尾巴下面一摸,雞毛信還照樣吊著!他心裡叫起來“你還在這裡啊!”

  鬼子吃飽瞭,一個個摸著肚皮,進屋裡睡覺去瞭。歪嘴黑狗叫海娃把羊趕進牲口圈裡,然後一把抓住海娃的脖子,把海娃拉進屋裡。鬼子和黑狗們抱著槍睡在幹草上,把海娃擠在盡裡頭。海娃睡不著,他想:“鬼子明天還要宰羊,要是今晚跑不掉,雞毛信可就完瞭。”他不住埋怨自己:“海娃,海娃,你怎麼搞的,連一封雞毛信都不會送啊!……”忽然聽見外面的哨兵吼瞭一聲:“哪一個?”有人回答:“喂牲口的!”哨兵不吭氣瞭。不一會兒,遠處傳來一陣雞叫。

  雞叫兩遍瞭。海娃哪兒還躺得住,他坐起來一看,門口的哨兵正在打瞌睡呢。他就悄悄地站瞭起來,踮著左腳把歪嘴黑狗的胳膊輕輕撥開,從小胡子身邊跳過去,閃到瞭門邊,又輕輕地邁過哨兵的大腿,溜到瞭村邊的路上。“哪一個?”街那頭的哨兵吼起來。“喂牲口的!”海娃裝著大人的聲音回答。那個哨兵就不理會他瞭。海娃走進牲口圈,一把抱住那隻老綿羊,把它尾巴底下的雞毛信解下來,揣進口袋裡,撒開兩腿就跑,一口氣跑上瞭莊後的山梁。

  天亮瞭,海娃跑到山嘴旁邊,聽見前面有人吼叫。他抬頭一望,山梁那頭有個鬼子拿著面小白旗,朝著海娃來回搖晃。海娃脫下身上的白佈小褂,學著鬼子的樣子也來回搖晃。沒想到,真混過去瞭。海娃轉過山嘴,一口氣跑到對面山頂。前面就是三王莊啦。海娃高興極瞭,他一屁股坐在山頭上,把手伸進口袋一摸,不覺渾身哆嗦起來。雞毛信呢?口袋裡沒有,趕緊脫下小褂子來找,也沒有;把身邊的石頭縫都找遍瞭,還是沒有。海娃馬上往回跑,在來的路上找。他一口氣跑上大山,爬到小山嘴旁邊,就在剛才搖晃褂子的地方,雞毛信好好地躺在那兒。海娃高興極瞭,把信裝進口袋,剛想回頭跑,忽然背後有人喊叫,歪嘴黑狗追上來瞭。他抓住海娃,一連打瞭幾槍托,叫海娃回去給鬼子帶路。

  小胡子把洋刀一揮,鬼子和黑狗又出發瞭。海娃趕著羊群夾在他們中間,過瞭大山,來到三王莊眼前。海娃看到山上的“消息樹”放倒瞭,不用說,張連長的隊伍已經知道鬼子來瞭。鬼子可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在溝裡,又是抽煙,又是吃羊肉。休息夠瞭,一隊黑狗先走,想從中路走上峁去。山坡上忽然轟轟響瞭幾聲,冒起一柱一柱的黑煙,黑狗踩上地雷瞭。小胡子扔下那些黑狗不管瞭,他指著小路對海娃說:“你在前面帶路,皇軍在後面。明白嗎?”

  海娃遠遠地走在鬼子的前邊。樹林裡岔著兩條路,一條小路,一條羊道。他把羊趕上瞭羊道。歪嘴黑狗在底下吆喝:“走錯瞭!”海娃放開嗓子說:“沒錯!我走過的。走吧!”羊道越來越陡,越來越不好走,鬼子走一截,停一截,遠遠落在後面。小胡子吼起來瞭:“慢慢的!”海娃裝作沒聽見,一步緊一步往前跑。鬼子使勁喊:“站住!再不站住就開槍啦!”海娃不聽他的,甩瞭一響鞭,拼命往前跑。鬼子真的開槍瞭。海娃同羊群一起飛跑,可是他實在跑不動瞭。就撲倒在亂草裡,放開嗓子叫:“鬼子上來啦!打呀!趕快打呀!”

  峁上突然響起一陣排子槍聲,跟著又是一陣。海娃聽到瞭,這是自己人的槍聲。他的兩條腿又來瞭勁,爬起來拼命向峁上撲去。忽然他張開雙臂,“哎喲”尖叫一聲,暈倒在亂草堆裡瞭。一個遊擊隊戰士跑過來,抱起瞭海娃。

  等到海娃睜開眼睛,他看見蹲在他身邊的正是張連長,連忙說:“信……雞毛信……”他的傷口疼得厲害,說著又昏迷過去瞭、海娃又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躺在暖炕上,蓋著一床軟綿綿的毯子。太陽從窗口射進來,照在炕上。張連長笑瞇瞇地問海娃:“好些嗎?還疼嗎?”海娃顧不得疼,他問張連長:“這是哪裡呀?”張連長哈哈大笑起來,他摸著海娃的腦袋,說:“你忘瞭嗎?昨天你不是送來一封雞毛信嗎?那是你爸爸讓你送來的情報。咱們的隊伍根據情報,砸瞭鬼子的炮樓。多虧你這個小八路,小英雄!”

  海娃這才記起送雞毛信這回事來。他臉紅瞭,連忙問:“繳瞭槍沒有?”張連長說:“繳瞭一大捆,都是嶄新油亮的三八式快槍!”海娃高興地說:“那就給我一支吧!”